丈夫被迫害致死十四年 青岛纪月英又遭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青岛法轮功学员纪月英,女,今年七十岁,退休工人。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四日上午七点多钟,纪月英被闯入家中的阜新路派出所警察强行带走,当晚十一点左右被家人要回。九月十五日清晨,纪月英又被派出所警察绑架去海慈医院查体,下午再次在家中被带走。后家人去派出所要人,被告知已被拘留。

李英林遗照
李英林遗照

纪月英曾多次遭迫害,她的丈夫李英林更因为修炼法轮功,十四年前遭毒打致死。李英林是铁道部四方机车车辆厂职工,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五日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被警察绑架、殴打。同年十一月十四日被送回家时,人已经被打得整个变了形,在住院的几天里,他一直吐血便血,因内脏都被打坏,脚趾甲被打得全部脱落,后背整个是紫的,整个口腔被电棍电得发黑,不能说话,不能吃东西,终因伤势过重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日去世。家人追查凶手,却申冤无门。

纪月英于二零一五年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以下是纪月英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我因身体不好,患有多种疾病,四处求医,花了很多钱都没效果。一九九七年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很短的时间内,全身的病都不翼而飞了。从此精力充沛身心健康,内心无比喜悦。给个人给国家省了大笔医药费。修炼近二十年来身体和心灵都得到净化,受益无穷。从一个自私自利的常人改变成一个信仰“真、善、忍”,做事先考虑别人的修炼者,心灵得到了净化,我对大法师父的无比敬意和感谢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邪恶之首江泽民在中国一手发动了对我们的师尊的污蔑诽谤和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致伤,在精神上受到极大的摧残,在经济上也受到极大的损失,我也是亿万个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之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这天,我和老伴还有一个同修为了替大法、替师父说句公道话,带着两岁的孩子一起到青岛市上访办上访,谁知刚到上访办就被一群警察带到一所学校内被关了起来,整整一天无吃无喝,特别是两岁的孩子滴水未进,一直到晚上六点才放我们回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我们被剥夺炼功学法的自由,我们只好去青岛市信访办上访,却被警察非法抓了起来,带到附近的一所学校,学校里关满了被警察抓来的上访的大法弟子,大家都在说:法轮大法好,是政府搞错了等等,但是没有人搭理我们,又整整关了我们一天,直到晚上八点半才放人。回家后我丈夫单位派保安在我家住了一周,

此后从七月到十二月,我家几乎天天有居委会或街道人员骚扰。家里有时来了客人,还有警察上门监视我们。我们老两口长期被监视,外出被跟踪。没有人身自由。为此我们又一次到青岛市信访办去上访。就这样坚持着讲真相,但是根本没有人搭理我们。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的一个晚上十一点多了,警察又来骚扰,敲着我家门问我孩子,你妈呢?孩子没开门,回答说在家呢。警察才走了。

经过几次去青岛市信访办后,发现去青岛信访办根本不起作用,所以我们几个同修一起去了北京上访,到北京后还是没有我们说话的地方,又被当地警察抓了起来,被户口所在地派出所遣送回原籍了,在派出所非法关了我一星期后送进了青岛市大山看守所,拘留了一个月,在拘留所里吃的是烂菜汤黑馒头,十几个人挤在一个炕上,连翻身的地方都没有,每天还要干十几个小时的手工活,满手都是血泡,真是苦不堪言,生不如死。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为了向世人讲真相,证实法,又一次到了北京。把“法轮大法好”托人写在毛巾上,向世人讲述法轮大法好真相,又被警察抓住送进了北京一个派出所,因为不报姓名住址,被多次毒打受尽折磨,还说什么,“使劲打,打死白打死”。关了一星期后我被送回当地派出所又关了几天,后送进了青岛大山看守所拘留半个月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邪党人员为了不让我们去北京上访,火车站、汽车站、飞机场都布满了便衣警察封锁很紧,我为了证实法和两个同修一起,又一次徒步去北京上访,走了几天后因脚上起了大泡,另一个同修脚肿的实在无法走了,也没有路费了,我们只好返回了家乡。

二零零一年十月,我在路上看到一个年轻男子,手臂受了伤,我看他挺可怜,就过去和他说:你念“法轮大法好”就会有福报,身体也会好起来,我又送给他一份真相资料,希望他明白真相得到福报。谁知他过了一会打了110报警,又把我揪着头发狠狠地摔倒在地,我又一次被非法带进青岛嘉定路派出所,关押了三天,同时,没有任何手续又非法抄了我的家。抄走了我的大法光盘一套,又勒索了我三千五百元钱才放我回家。我妹妹去问他们要钱,他们因此又把我送进了大山看守所拘留了半个月。遭了无数的罪,至今想起来还痛苦的不行。

二零零四年九月的一天,我家门口来了两辆车,派出所的警察和街道办事处的几个人,不由分说的就要抬我去洗脑班洗脑,被我严词拒绝,过了几天他们把我骗到街道办事处后强行绑架我到洗脑班,强制给我洗脑,关了五天五夜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七年六月,我外出讲真相,被人诬告,被非法关进了大山看守所半个月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扣上一个扰乱社会秩序罪名被非法送进了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里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长时间坐小板凳,屁股疼的不敢坐了,我就只能站着,站的时间长了我的双脚起满了大泡,双腿从下面一直肿到肚子。最后出现休克状态,就这样还要天天干十几个小时的活,真是苦不堪言,度日如年啊。

二零零三年,我的丈夫(李英林)被迫害致死,我的孩子整天提心吊胆的度日,我出门长期被跟踪,经常被抄家。这都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