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发四•二五上访的天津事件简述


四•二五上访的直接起因是天津警察殴打、抓捕法轮功学员并拒绝放人,法轮功学员不得已依法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公室上访。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办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题为“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该文章引用不实的事例,用诬陷的手法,指名攻击法轮功,丑化法轮功修炼者的形象,诬蔑法轮功创始人。

何祚庥是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的连襟,名为院士,却没有任何学术上的建树,是一个依附政治的文人。在此之前,何祚庥就曾在北京电视台的节目中用一个和法轮功没有关系的例子诋毁法轮功,北京的法轮功学员指出了其错误,北京电视台也承认了失误。可是此次何祚庥再次利用这个不实的事例诬陷法轮功。

中国的媒体都是被中共当局控制的,中共历次迫害民众的政治运动都是由依附政治的文人在官方媒体批判、抹黑开始。在中共统治的中国,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公开发言辩诬的渠道。何祚庥的文章发表后,天津的一些法轮功学员认为有必要向有关方面澄清事实真相,并期望通过与杂志编辑部的交涉来消除该文章的恶劣影响。因此,四月十八日至二十四日,一些法轮功学员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及其它相关机构反映实情。

到天津教育学院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非常和平、理性。为了保持良好的秩序,他们自觉的保持安静,不喧哗,不随意走动。他们留出通往学院各个角落的通道,校门外也有法轮功学员义务维持秩序。

天津法轮功学员到教育学院如实反映情况以及其后的四•二五上访,完全是合法的。宪法第41条规定:“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述,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

可是在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三、二十四两日,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命令天津市公安局出动防暴警察三百多名,殴打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导致有的法轮功学员流血受伤,四十五人被抓捕。

当法轮功学员请求放人时,他们在天津市政府被告知,公安部介入了这个事件,如果没有北京的授权,被逮捕的法轮功学员不会得到释放。天津公安向法轮功学员建议:“你们去北京吧,去北 京才能解决问题。”

迫害的严重升级引发了法轮功学员的关注,各地法轮功学员纷纷通过上访国务院信访办的途径来寻求“天津事件”的公正解决。


 es